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刀马物语

小刀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小刀出江湖,妄想刀剖英雄,看IT,看产业,看天下万象!欢迎约稿,谢绝转载。 QQ:15567321 MSN:daok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视频版权纠纷的利益诉求  

2009-11-03 15:03:48|  分类: IT横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盗版联盟最近的势头很猛,在剑指优酷之后,又把迅雷也推到了火山口上。以搜狐为首的反盗版联盟这次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试图,一个个诉讼的发起,矛盾也真正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反盗版联盟如此大张旗鼓地进行“维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相信很多人都明了。视频网站经过了早期的发展之后,随着北京奥运会的推波助澜,视频网站的发展越来越快捷,尤其是越来越多的正版版权可以有针对性地进行网络布局,我们从一些大片开始进军网络就能感受到网络带来的那种变化,在网上观看正版的高清大片不是梦想,而是正在逐步流行。

 

       这种流行的背后就是视频网站发展带来的,当然在这种合作中,谁家的流量更大,谁的影响力更大,也愿意得到正版厂商的支持,毕竟这种合作也是一个双赢的态势。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获得了部分版权的网络视频提供者就开始对市场进行肃清,希望能够通过一击之力扭转自己在市场中的弱势地位,从而对网络视频的强势媒体能给予沉重的打击。

 

       此外,在固有的版权之争之外,我们也看到视频网站的发展还有庞大的广告支撑,这也是反盗版联盟争夺的一个焦点。当反盗版联盟把可口可乐也推上被告席的时候,我们就更能感受到反盗版联盟的醉翁之意在哪里了。依托版权问题打击网络视频发展中的强者,从而威慑广告主不敢在网络视频网站上投入广告,最终转向自己一方。这也是反盗版联盟的真正目的。

 

       不过,我们也看到反盗版联盟本身也有很多自己都撇不轻的往事。针对反盗版联盟的指控,迅雷揭竿而起,发布了《十问搜狐,优朋普乐“虚假联盟”》的白皮书,在该书中,迅雷以严词痛斥了“虚假反盗版联盟”的恶劣行径。其中提到,搜狐先后因为电影《黄石的孩子》《指环王》《哈利波特3》以及MP3等盗版行为而被处罚;其次,反盗版联盟中的优朋普乐也有被诉事件。

 

       而优酷CEO古永锵更是措辞强烈地指出,“我现在是行业第一,他(搜狐)想上位”。利益的背后自然是这样那样的问题和纠葛。蓦然回首,原来事情是这样的错综复杂。无数的黑帮故事都给我们演绎着一个从黑到白的洗白过程,当然这也是在那些黑道老大枝繁叶茂的时候,因为强大了就开始理直气壮地向走向上流社会,不愿意再回首自己曾经为人不屑的发迹之初了。当然,这种洗白也可以看作很多暴发户飞速地窜入上层社会后的一种抹杀过去的惯用伎俩。

 

反盗版联盟的出现能起到多大的市场效应呢?最大的一个跨越是用户的习惯问题。虽然大家都认可维护正版是正义的行为,但盗版还是屡禁不止。互联网的发展,下载盗版视频渐成风尚,网民伴随着各类下载软件的迅速成长,逐步养成了通过下载、在线浏览影视作品的习惯。甚至在亿万网友期盼下,“中文字幕组”创造了几乎同步翻译传输《越狱》新剧集的神话。这也使得从未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过的《越狱》,在中国拥有为数众多的“粉丝”。以至于被影迷昵称为“米帅”的《越狱》主演米勒两度来华拍摄广告,为品牌代言。

 

不可否认的是,盗版问题是视频网站发展中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解决不好版权问题,对整个产业的发展都是非常不利的,这也被无数次地证明过了。包括谷歌在内都需要解决YouTube发展中的版权问题,我们的视频网站又怎么可能滑过这段历程?不过,借助一个企业,一个人就想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显然也是天方夜谭。最切合实际的办法,还是整个产业链团结起来,不断规范自己的内容架构,包括教育用户树立正版意识,从根源上杜绝盗版的出现。到那是,还需要什么联盟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