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刀马物语

小刀马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小刀出江湖,妄想刀剖英雄,看IT,看产业,看天下万象!欢迎约稿,谢绝转载。 QQ:15567321 MSN:daoke@msn.com

网易考拉推荐
 
 

"陈一丹交棒"模式 看腾讯创始人如何考虑基业长青  

2013-03-21 09:56:02|  分类: 非典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月20日,香港股市收盘后,腾讯在发布财报的同时公布了一则重要消息,该公司的一位核心创始人陈一丹卸下首席行政官(CAO)一职,改任公司终身荣誉顾问。陈一丹准备追随比尔·盖茨等IT业大佬的脚步,未来将把大部分精力花在公益慈善上,他会继续担任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荣誉理事长。

陈一丹是腾讯的五大创始人之一,也是马化腾的中学和大学同学,1999年加入腾讯至今已有15个年头。对于腾讯来说,如此重要人物的卸任绝对是一个重磅新闻。但细观陈一丹的卸任过程,却是一个非常精致平滑有管理的过程,不得不感叹腾讯是一家有基业长青因素的公司。

到一定时候,有一些创始人退出一线,是很正常的事。关键是如何把创始人留的足够久,同时让退出的过程有序可管理,对公司业务不要有任何损害,让创始人继续关注公司的发展。

陈一丹曾说,创始人拼死拼活,万一倒下了,如果公司也跟着倒了,那么创始人就没有尽到责任。交棒是重要工作。

唯有这样,一个公司才算的上成熟,才能基业长青。

 

陈一丹的信

腾讯发布陈一丹卸任消息的同时,陈一丹给全体员工发了一封声情并茂的内部信。现在此信已流传出来(内部信总是会流传出来),非常值得一读。

陈一丹感谢了所有人,包括已经离开了腾讯的同事,还包括保洁员和保安哥哥。感情之深,溢于言表。

陈一丹披露,他有离开的念头是在两年前,2011年春节过后。

“当时外部我们刚经历了一场困境,内部我们也刚送“走”了一位战友。腾讯的路仍然要前行,未来的挑战也将会更多,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基业长青,靠的是谁?紧接的一两年,是腾讯迈过一个坎的时间,现有的腾讯团队可以抗得住,当然我会与大家一起来走这段时期,那后续呢?更远的未来呢?创始人总有陆续离开的一天,除了业务战略能力和团队的战斗力外,团队持续承接的还有什么?那就是腾讯的文化和不断成长的梯队。“

陈一丹说的困境,应是3Q大战。内部一位战友离去,应是指2010128日,曾经在2001-2008年期间在腾讯担任过首席财务官的曾振国在香港去世。曾振国于2008年离开腾讯后,与公司创始人和高管依然保持密切联系。

有了这个想法后,陈一丹给马化腾,张志东和许晨晔等其他三位创始人,及公司总裁刘炽平发了一封邮件,正式地提出了以上的想法,也正式提出希望确定一个“交棒”的时间,然后时间倒推来完成离开的责任。

陈一丹回忆,邮件一发出,大家都聚集到香港利苑酒家的一个房间里,进行了热烈讨论。“整个讨论都离不开公司和基业长青,我个人也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来自兄弟般之间的感激和感动。几个小时过去了,过了酒家的打烊时间,我们转到附近四季酒店的露天咖啡吧,继续谈到了凌晨。我们的思绪和意见渐渐地归拢和一致,最终明确了这个方向,也确定了我离开管理职务的大致时间。“

经过两年的过渡,陈一丹认为,现在职能体系健全,管理架构明晰化,接班人也比较成熟,决策能力和影响力在显著上升,放心地如期“交棒”。

陈一丹最后说,自己永远都是腾讯大家的一员。“腾讯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事业,我永远都是腾讯大家庭的一员,我们永远是一家人。腾讯诞生时是婴儿,成长时是孩子,一直到现在长成年轻小伙了,也开始面对更广阔的世界与天地。我由衷地祝愿腾讯基业长青,祝愿所有的家人幸福快乐!”

 

    双打模式

陈一丹管理自己卸任的过程,其内涵与腾讯从2005年开始搞的“双打文化”是一脉相承的。这是一家有基业长青因素的公司。

为解决人才匮乏的问题,自2005年起,大批职业经理人空降腾讯:来自高盛的刘炽平先后担任首席战略官和总裁,来自微软的熊明华担任联合首席技术官,来自阳狮广告的马来西亚籍华人刘胜义担任网络营销执行副总裁,更早的时间加盟腾讯、来自华为的刘成敏担任无线业务系统执行副总裁。

腾讯有意识地让公司创始人与这些外来的职业经理人互相匹配。比如,擅长产品技术的马化腾,匹配擅长企业运营的总裁刘炽平,成为腾讯最为成功的工作搭档。张志东与熊明华搭档。每一位创始人和居于高层的老员工都与外来者相配。

马化腾认为,高层职业经理人可以解决公司在管理上的专业性,但是“公司的‘老人’身上有职业经理人没有的优点”,如他本人在把握用户需求等技术层面可以做得好,这些优点“放弃是很浪费的”。由于效果良好,这一制度从高层、中层逐层往下普及开来。马化腾称之为“双打“。

马化腾和他的老搭档们很快发现,因为公司在迅速成长,实现这样的“双打“后,负责‘半场’也还很忙。他曾对媒体说,“幸好当时做了这样的决定,要不就惨了,肯定要制约公司的发展了。”

这个被马化腾比喻为“双打”的体制,在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历史——甚至中国民营企业的历史上,都属于绝对罕见的案例。让新的职业经理人快速加盟并填充到了核心决策层。也为腾讯种下了基业长青的因素。陈一丹的卸任能如此顺畅,与此基因密不可分。

在中国企业界广受欢迎的《基业长青》一书,对高瞻远瞩类的公司作了归类,认为这一类公司的其中一个特点,就是重视创始人与新生代之间的过渡,重视基业长青。

该书引用了惠普公司共同创始人威廉·休利特的话,回顾一生的辛劳,我最自豪的很可能是协助创设一家以价值观、做事方法和成就,对世界各地企业管理方式产生深远影响的公司;我特别自豪的是,留下一个可以永续经营、可以在我百年之后恒久继续作为典范的组织。

陈一丹的退休正是对休利特这番话的实践。腾讯能成长到今天的5000亿元市值,在中国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一,当非偶然。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